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时代先锋 > 用生命铸就不朽的丰碑
用生命铸就不朽的丰碑
——追记南郑县城关镇原镇长杨建波
时间:2011-3-24 8:22:20 作者:杨建平 吴晓燕 余艳 李明忠

              

    2010年7月23日,特大暴雨造成濂水河出现险情,杨建波和党员干部们一直坚守在河堤,饿了就啃一口干馒头。
    几小时前,还在汉中市重点建设项目——汉南大道施工现场忙碌着的杨建波转眼间停止了呼吸。
    2010年10月11日凌晨3时12分,南郑县城关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杨建波因突发心脏病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带着内心深深的眷恋和不舍,离开了他挚爱的亲人、挚爱的百姓和挚爱的工作岗位,享年53岁。
    10月13日,杨建波同志的追悼会在南郑县殡仪馆举行。
    鲜花如海,挽幛如云。一拨又一拨的人挤满了遗体告别大厅,数以千计的干部群众含泪送别杨建波最后一程。
    一条条通村公路、一个个人饮工程、一户户安置新居、一幢幢住宅小区……记者追寻着杨建波生前的足迹,揭开了他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一生。

                       离别——一场没有醒来的噩梦

    汉中距离西安的路程很近,不过200来公里,哪怕只有3个多小时的车程,然而他始终不愿意去,因为他手里还有好多好多的工作没有完成……
    汉中距离西安的路程很远,不过200来公里,哪怕再提前一天,然而他最终没有机会到达,因为在他病危送往西安的途中,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10月10日,星期天,国庆节收假后的第一个休息日。
    早上,他像往常一样的早早起床,第一个来到汉南大道工程建设项目指挥部,随后与指挥部的同志们一起召开会议,研究解决项目问题;
    下午,简单的吃过午饭,他又急匆匆地赶到镇上,参加镇领导班子碰头会,商量永远也处理不完的工作;
    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后,他浑身疼痛难忍,妻子急着给他捶背按摩,豆大的汗珠冒个不停;
    夜里十二点,得知杨建波病重被送往汉中中心医院抢救的消息,南郑县城关镇党委班子成员齐刷刷地赶到医院。病情已经十分危急,医生通知立刻转往西安治疗。
    “去西安干啥?手里还有好多事要干呢!住院不去!西安不去!”病床上的杨建波一口回绝了医生的建议。
    “老杨,平日里叫你去检查身体看病,你总是说忙,总是说没有时间,这一次,你必须听我们的,必须去西安看病!”了解病情的同志们知道情况的危急,不由分说地将杨建波抬上了去西安的车里。
    道路啊,你为何变得如此遥远,让他还没有到达医院就撒手西去?时间啊,你为何变得如此吝啬,让他的生命戛然而止?
    次日凌晨3时12分,就在去西安的途中,杨建波永远地离开了!
    全年计划新发展非公和私营企业50个,完成招商引资项目3个,引资2000万元;
    全年力争新建沼气池500口,累计达2100口;
    全年力争新发展高效标准化设施蔬菜大棚850亩;改良茶园450亩;
    ……
    还有多少事情在等着他做呀!他却永远地离开了,离开了他永远不愿放弃的工作岗位,离开了他永远无法割舍的父老乡亲,离开了他永远无限眷恋的这方热土……

                     修路——一棵松树上挂吊瓶的感动

    汉南大道道路建设项目是市、县确定的重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道路东起西汉高速公路出入口,西至县城西站,全长7800米,项目估算总投资3.28亿元,项目总占地445.6亩。途经开发区南区丁舒营、董家营、回龙寺及该县城关镇草堰、齐力等11个行政村和两个居委会28个村民小组。该项目的建成对于加快南郑县城与大河坎、汉中大市一体化进程,促进县域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是南郑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命线工程。
    东起高速公路高架桥,西至县城西站,全长6200米,建设面积31.6万平方米的项目实施重任成了考验城关镇党委、政府的一道严峻考题,无疑给杨建波本已沉重的肩膀上又添加了一副重担。
    自2009年9月汉南大道建设项目开工以来,400多个日日夜夜,杨建波天天泡在项目里,他呆在路上的时间比呆在家里的还要多,他与老百姓打交道的时间比与妻子交流的时间还要多,他与时间赛跑,他向自己挑战,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递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238户拆迁户,500多亩的征地面积,20多万株砍伐的树木,如果说拆迁房屋的难度大,那么180多座坟墓的迁移难度就更可想而知了。杨建波带领镇村干部一家一家耐心细致做工作,老人们想不通就先做年轻人的工作,再由年轻人劝说家里的老人,又请有威望的长辈劝说,群众的思想工作终于做通了,看着扛着铁锹上墓地忙着迁坟的乡亲们,看到乡亲们跪在坟前跪拜,他也满眼泪花深深地弯下了腰一起鞠躬、祭拜。
    汉南大道二期工程施工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多少次汗流浃背,多少次中暑晕倒,杨建波执着地在这条路上来回奔走,每一寸泥土里都渗透着他的血与汗。
    去年7月的一天,猛烈的太阳把路面晒得发烫。热浪袭来,还在施工现场测路的杨建波感到一阵阵眩晕。干部们见状,连忙劝他回家休息,他摆摆手说“没事没事,到树下阴凉处坐会儿就好了!”刚走两步,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干部们再也看不下去了,强行把他摁到车里送他去镇卫生院输液。
    一瓶液体还没有输完,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就打来了。听说有群众去施工现场阻挠,杨建波再也坐不住了,举起吊瓶就来到了何挺颖纪念碑段道路土建工程现场。个别群众思想想不通,认识不到位,组织群众围攻施工现场,有指着鼻子骂的,有破坏施工设备的,现场一片混乱。吊瓶挂在何挺颖纪念碑旁的松树上,杨建波又开始耐心细致地解释,苦口婆心地做起了思想工作。液体输完了,他自己拔掉针管还要和群众们谈话,直到后半夜,群众渐渐离去,工程又继续顺利施工,他才放心的回家。
    “路还没有修好,人却先走了……”抚摸着这棵曾经挂过吊瓶的松树,和他一起负责汉南大道项目工程重任的副镇长李昌俊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征地——一次30天和3天的差别

    2002年7月的一天,在城关镇高庄村桥下,因西汉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征地问题,杨建波被里三层、外三层的300多名群众团团围住。70余亩的征地、300余座坟墓的迁移,一时间群众们的反映非常强烈,阻力重重。有的群众大声骂,有的群众上来抓,他的耳朵被扯出血了,裤子被抓破了,当时担任副镇长的杨建波不愠不恼,不怒不惊,他自始至终面带笑容,耐着性子给大家讲政策、摆道理、举实例,拍着胸脯向群众们打“包票”:“如果有啥问题,你们来找我老杨!”
    嗓子喊哑了,嘴巴说干了,汗水把衣服浸湿了一次又一次。3个多小时的唇枪舌战,据理力争,乡亲们被他感动了,被他征服了,渐渐的都散去了。杨建波趁热打铁,快速跟进,继续挨家逐户做思想工作,跑前忙后的规划搬迁安置新区,拆迁工作逐渐有了起色。从接任务到顺利实施,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四年时间过去了,2006年10月,同样在高庄村,西汉高速集团服务区的征地难题又摆在他的面前。这一次,占地面积仍然超过70亩,不同的是完成70亩征地任务的时间只有3天!
    接到任务,有的镇干部觉得这份差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杨建波甚至根本来不及理会干部们的抱怨,就急匆匆地赶往高庄村。
    10月17日至19日,杨建波住在高庄村部未曾回过一次家,他召集镇村干部开会,与部分群众代表座谈,与施工单位交涉,一天24小时连轴转,没有等到第三天,72亩的征地任务他已经全部“拿下”。
    同样的征地任务,30天和3天的差别在哪里呢?杨建波征用的不是土地,他征服的是老百姓的心,群众的信任才是他兵贵神速的法宝。

                     关爱——一个大男人的“巧心思”

    这是一次最艰难的采访——提起杨建波,有多少次场面一度被中断,干部们悲痛的情绪难以抑制……
    这是一次最揪心的采访——提起杨建波,有多少名干部痛哭流涕,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这是一次最感动的采访——提起杨建波,有多少人都在低头抽泣,悄悄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你女儿快参加高考了,你每天可以提前半个小时早走一会儿,给女儿做点可口的饭菜,回去多陪陪她!”在2010年备战高考期间,杨建波对镇计生办干部唐英这样说,温暖的话语让唐英感动不已。镇上的干部都知道,杨建波是个典型的“工作狂”,干起工作来不要命,对干部们的要求也是相当高,甚至对干部们而言,周末放假、节假日休息都是一种奢侈。然而,就在这种关键时刻,他还是这样细心的关心着干部。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却心思细腻的镇长,唐英不觉得眼角湿热。其实,被感动的何止唐英一个?感动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多年来,不管是镇上干部还是村干部,只要有干部或家属住院做手术,杨建波再忙都要抽出时间到医院去看望慰问,实在去不了医院的他也会打电话及时问候。干部家里有过红白喜事的,他也总是要来“凑个热闹”。
    “干工作的时候,我们是真‘恨’他!”城关镇经济发展办公室干部朱求集毫不避讳地说。是呀,白天工作8个小时还不够,一周5天的时间也不够,必须对工作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够!晚上12点过了,还要打电话督办工作,早上迟到几分钟还要挨批评,对于这样一个“工作狂”,哪个干部不恨呢?批评过了,杨建波又主动笑着给干部们道歉,干部们的怨气也就随之烟消云散。是啊,如果大家都懒懒散散地干工作,李家山村数千村民的用电问题,陶家湾村千余人的吃水问题,夏家庵、汉坪等11个村十多公里的道路问题,高庄村、草堰村征地问题怎么办?谁来解决啊?
    就这样,杨建波和镇村干部们一起,爬坡上坎,走村入户,向电力部门争取20万元的电网改造资金,争取50万元的人饮工程项目,一个个难题迎刃而解。
    杨建波走了,干部们的心就像一下子被掏空了似的,空落落的,他那慈祥的笑容成了永远定格在干部们心中最美的画面。

                        排难——一方百姓的安宁

    1995年至1997年,连续三年的干旱,那时候一辆加重自行车和“踢死牛”的皮鞋是他工作中离不开的两样“宝贝”。每天从南湖到东干渠6个来回的奔波,他骑自行车走遍了城关镇的沟沟坎坎,一年来脚踏板也不知道换了多少副?为解决群众放水矛盾突出的难题,他就靠着这“踢死牛”的皮鞋走进每个再熟悉不过的农户家门,三年的干旱因此没有影响夏灌,老百姓的粮食产量实现了稳中有增。
    没有说过豪言壮语,没有做过感天动地的大事,杨建波只是默默地牵挂着城关镇的6万多老百姓,默默地连轴运转着。吃水难、行路难、用电难,所有的难题他一个个攻克,抗旱、防汛、救灾,大小事务他一件件落实。干部们说,只要是难事,没有哪一件事他不参与;群众们说,只要找到他,没有哪一件事他不给解决。
    用水矛盾一直是困扰农村的难题,特别是遇到干旱季节,群众的用水矛盾尤为突出。齐力村处于强家湾水库东干渠下游,每到夏天灌溉的时候,群众之间因放水时常发生争执。每年夏天到了放水的关键时刻,杨建波就会不分白昼的坚守在渠上,到每个点去验水,随时化解群众之间出现的矛盾,保证让家家户户的田里都能放上水。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和齐力村的群众们一道放水到天亮。
    2007年夏天,连续的大雨把五丰村四组村民王顺成家的养猪场淹了,杨建波知道后心急如焚,立即组织人抢救,年过半百的他和年轻人一道趟过齐腰的水,搬运家具、粮食等受灾物品,雨水和泥水把他的裤子打得湿透了。不料,他的肾结石突然犯了,他硬是忍着疼痛坚持抢险,把所有财产安全转移后才让两名干部把他送到医院去治疗。看着浑身湿透的他,同行的干部心疼不已,花了30元钱给他买了一条换上才进医院。
    2009年10月中旬,白马寺村硬化通村路,施工方不按要求施工,与村上发生争执,眼看几十人围在一起,一场冲突即将爆发。杨建波得知后,带着干部冒着大雨赶到现场,耐心细致地做双方的工作,协调解决了矛盾,避免了事态的发生,处理结束已是深夜两点多,他全身湿透,妻子以为他晚上住在镇上就把大门反锁上了,他怕影响妻子休息就悄悄回到镇上住下。当晚,他就感冒了,可第二天继续坚持上班。
    去年7月暴雨期间,城关镇的汉山上、濂水河里都出现了险情,杨建波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连续几天的大暴雨让濂水河像发怒了一般,城关镇潘营村几处河堤已经被洪水冲刷掏空,情况十分危险。杨建波带领全镇干部和潘营村的党员群众一道冒着大雨装沙袋、钉木桩、砍树枝、拉铁丝,肚子饿了就啃一个干部送来的馒头,就这样在狂风暴雨中忙乎了整整一天,打响了一场保护濂水河堤的胜利战役。下午刚刚回到镇上,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换上,又接到市、县领导查看濂水河灾情的电话,杨建波二话没说又来到河堤忙开了。晚上,干部们在机关食堂吃饭时,又困又累的杨建波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第二天,汉山坡权家湾村出现一处滑坡险情,杨建波穿上胶鞋步行8个小时,遇到路烂无法走,他就赤脚坚持走到灾害点查看灾情,及时组织人员安全转移群众,并很快采取措施排除了险情,使该村化险为夷。

                     家乡——一个没有“特权”的山村

    城关镇石门村是杨建波永远的家,是一个永远也没有享受过“特权”的山村。
    多年前,杨建波只是一名普通的农技员,他的妹夫因天旱为由不愿意缴纳农业税,得知情况后,杨建波随即来到妹夫家里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要求其立即改正,并补齐了税款。
    2008年“5·12”地震,他的亲侄儿杨力和杨伟两家人的房子受损。本来想指望当镇长的叔父能够通融一下,申报成重灾户两家人就能领取国家4万元的补助资金。可是不想,钱没领到一分,却招来一顿臭骂:“没钱修房我借给你们,不要给组织添麻烦!”直到最后,杨建波也没有给两个侄子“开后门”,只是从自己家里取了2万元钱借给了他们。
    “说1万就是1万,多一分钱我也不会给!”说到石门村的水毁修复工程,村主任张国芬为我们讲述这样的故事。
    去年的一场大雨,石门村8组支渠出现滑坡,渠道沉下去了一大片,电杆也倒塌了,20多亩良田的灌溉、30多户人的用电问题急得支书、村主任团团转。想到镇长杨建波是石门村的人,是他们的老乡,应该会“照顾”上自己的家乡吧,村上立即打了2万元的维修资金申请报告。申请资金从2万元到1.5万元,再到1.2万元,“死脑筋”的杨建波始终没有同意,他还安排干部反复核查两次,自己又亲自来核查过后才答应给1万元维修资金。村主任张国芬在税务局开发票的时候,心想交税还得花1000多元,她就开了1.2万元的发票,找杨建波签字报账时,又被无情的挡住了。
    “杨镇长,你说好给1万,可我上税还花了近2000元,不就是多2000块钱的事儿吗?”
    “城关镇的资金是要用在解决全镇29个村子的许多问题上的,石门村不能因为是我的老家就享受‘特权’!”杨建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如今,杨建波已经永远地长眠在这个没有“特权”的山村里。

                         家庭——一座大山的启示

    含饴弄孙床前戏,洗却铅华享天伦。然而,53岁的杨建波走得太匆忙,他劳累一生,却没能享受人生最后的快乐。
    自1996年调至城关镇工作以来,十四载春夏秋冬,杨建波像一只永不停摆的钟表,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早上,妻子醒来时他已经赶到镇政府上班了;晚上,妻子睡着了他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群众利益无小事,全镇修路、架电、拆迁、征地、办企业、招项目等等,每一样工作都揪着他的心,他的心被城关镇的大小事务挤得满满当当,满得已经没有妻子、孩子们的位置了。
    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一定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妻子齐凤云就是这个默默无闻伟大的女人。家里的家务事与杨建波是根本沾不上边的,他实在是太忙了,忙得有时候甚至几天和妻子说不上一句话。
    “5·12”地震期间,几乎所有的亲人都在第一时间询问情况。可是震后一连几天,他不但没有给家里打过一个问候的电话,甚至妻子的电话他都顾不上接听。153户倒房户、1123户房屋严重受损户的吃、住问题才是他心里的头等大事。
    也许作为妻子她还能够理解丈夫的忙碌,但是他的儿子杨涛有太多对父亲的不理解。去年“7·16”、“7·23”特大暴雨期间,父亲一直坚守在濂水河南岸潘营段组织抢险,母亲颈动脉疾病发作,当时孩子们都不在跟前,实在坚持不住的母亲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可父亲却说,这里有险情走不开,让母亲自己克服。杨涛知道后急急忙忙从外地赶回家把母亲送到医院,为此,他还和父亲赌气多日。
    为了县城的整体规划,为了全镇的经济发展,为了群众过上更好的生活,作为一名镇长,杨建波没有休过公休假,几乎没有节假日和双休日,他始终把做好工作当作做人的准则,他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其实,早在几年前他就检查出来患有肾结石、高血压、高血脂,可他从来没有给自己安排时间再去检查治疗。直到在杨建波生前的办公室里整理遗物时,他的儿子杨涛才发现了这个秘密:抽屉的最底层整齐的放着一撂空白体检表。看到这一张张只写着父亲姓名的体检表,他才明白,原来这些年来,每年镇上干部的健康体检父亲都因为工作太忙而放弃了检查,家人每次问及,他都笑呵呵的说检查过了,身体一切正常。此时的杨涛终于理解了这一切:父亲是一座山,一座属于妻子和儿子的大山,一座更属于城关镇6万多干部群众的大山!

                         荣誉——一腔热血的忠诚

    从参加工作到离开人世,杨建波几十年如一日把感情和精力默默地奉献给群众。他淡泊名利,从不计较个人得失,镇上每次评优树模,他都把机会让给了其他同志,以此调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自己从来不看重这些。城关镇地处城乡接合部,工作一直走在全县前列,多项工作都受到县上表彰奖励,连续多年被评为综合工作先进镇,然而,这个深受老百姓爱戴的好领导自己却从来没有受到过一次表彰。他常常说:“活是靠大家干的,靠我一个人能有多大能力 !”在他的心中,城关镇完成了29个村的村间道路硬化,建沼气池,建人畜饮水工程,改造农电网这就是他最大的荣誉。去年,全镇实现工农业总产值 11.26亿元 ,非公有制经济总产值 10.04亿元 ,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702元;劳务输出 12686人,实现劳务经济 9956万元;人口自然增长率控制在3.5‰以内,人口出生率控制在8‰以内;创建平安社区1个,平安村2个;完成招商引资项目7个,引资6120万元;新办新型建材企业4个,新发展非公企业55家,其中产值过百万非公企业6家;实现旅游经济收入1850万元……这才是让他最为心动的荣誉。
    杨建波去世后,南郑县委、县政府追认他为“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 近日,汉中市委、市政府也追认他为“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并在全市开展向杨建波学习的活动。

来源:《陕西日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