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才天地 > 培训引进 > 郝海洋:给国产汽车装上“中国大脑”
郝海洋:给国产汽车装上“中国大脑”
时间:2018/10/17 14:59:28 作者:梁芝芳

  留学生中有一个说法,“越出国,越爱国”。出了国,才会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早已与祖国血脉相连、密不可分

 

  郝海洋说自己很幸运,总能赶上好机遇:西交大本科毕业后赴德留学,六年便硕、博毕业,比同期入学的很多人快;博士论文答辩满分,并荣获NAMUR大奖——全德国博士毕业生,仅两名获奖;回国入职陕西法士特汽车传动集团,成了这个老牌国企第一名首席软件工程师;被评为“2019年度陕西省青年科技新星”。

  而在同事眼中,这个33岁的“海归”博士身上有股“拼劲儿”,跟他的幸运指数成正比:总见他带着行李箱来上班,随时做好出差准备;为了验证某一个参数的功能,他在整车上一待就是一整天,还经常趴到车底下找问题……

  常人眼中枯燥辛苦的科研生活,郝海洋却甘之如饴。“自动变速器是我国汽车产业核心技术上的最大痛点,多年以来都难有突破。”攻克这项卡住“中国制造”脖子的核心技术,打破长期以来国外技术封锁和产品垄断,是激励他走下去的原动力。

  最年轻的首席工程师

  “如果说发动机是汽车的心脏,那么变速箱就是汽车的大脑。”郝海洋的工作,就是负责让这个“大脑”逻辑清晰且高效运转——自动变速箱控制软件开发和整车匹配标定。

  2014年,从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博士毕业的郝海洋,放弃了德国绿卡,选择回国。“和国外研究机构相比,国内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有话语权。不是别人给你划出一条路,你沿着这条路去走,而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努力放手去做。”

  刚一回国,郝海洋就收到了好几个offer,他一一拒绝,选择了妻子就职的法士特研究院,成了智能传动研究所的一名技术员。除了陕西娃的乡土情,更因为在这里,研究成果不是躺在报告、论文中,而是能高效地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用得上的实实在在的产品。

  自动变速器集机、电、液、控于一体,是技术含量最高、结构最复杂、产业化难度最大的汽车核心总成。长期以来中国没有自己的自动变速器,其核心技术都掌握在少数几个发达国家手中,是制约我国汽车工业自主发展的软肋。

  郝海洋清楚,只有实现核心技术“中国造”,才能将软肋变为铠甲。因此,当入职刚一个月的他接到国外参与新项目研发的任务时,便欣然接受。郝海洋意识到,这个跟国际知名公司合作开发新产品的项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学习锻炼机会。

  15个人的团队,个个都是高学历,刚入职的郝海洋年龄最小、资历最浅。但他很快得到了研发团队负责人的认可:“他对新技术的消化吸收速度之快,完全超乎预期。”

  之所以效率高,是因为德国读博期间的科研助理经历,让郝海洋养成了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他从不开空会,每次会议都有详细记录;每天都做工作计划,具体负责人是谁、每个时间点干什么,安排得井井有条;每一项工作都会跟踪,采集反馈信息。

  因此,一到国外,郝海洋“海归”的优势立刻得以发挥:跟外国专家交流顺畅,迅速跟上国外工作的节奏。职场“菜鸟”郝海洋很快成长为团队的骨干力量。

  两年后回国,郝海洋因表现出色得到破格提拔,成了法士特历史上第一名首席软件工程师。

  “这个项目对法士特来说远不止开发了一个国际先进水平的产品,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了研究平台,培养了一批具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工程师,这一意义更加重大。”法士特的首席工程师里边,郝海洋最年轻。

  “中国创造”填补空白

  刚工作两年的“洋学生”当首席,能服人吗?所有质疑的声音,郝海洋一概不理。他心里清楚,想要立住脚,只能凭真本事说话。

  很快,郝海洋证明自己的机会到了。他接到新任务,主导开发一款商用车AT(液力自动变速器)控制系统。如果成功,这将是法士特首款自动化产品全自主正向研发产品。

  这同时也意味着,郝海洋面对的是一张白纸。从算法设计、软件开发,到产品测试,都要从零开始。

  自动变速器控制软件与整车标定匹配是最为核心的技术,被国外企业严密封锁。郝海洋的团队没有任何理论数据可参考,全凭自己的摸索和不断尝试。自动变速器控制软件拥有成千上万个参数信号,光是验证参数信号功能就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有时为了验证某一个参数的功能,他在整车上一待就是一整天,加班更是家常便饭。

  郝海洋向老工程师请教,一月往主机厂、发动机厂跑几回,反复测试与验证,艰难攻关了9个多月。2016年10月, AT控制系统终于在整车上一次点火成功,并以零故障完成了首次场内试车。

  这次点火,让法士特步入世界同类技术前列,填补了自动变速器领域全自主正向研发的空白。由他主导研发的商用车AT控制系统,荣获了2017年度法士特集团科技创新一等奖。

  目前,郝海洋开发的AT控制系统已经与多款整车成功匹配,且客户主观驾驶评价高,普遍认为性能要优于国外竞争对手。但对郝海洋而言,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对于样机的设计、开发与试验,不少高校及跨国设计公司都能完成,而止步于此并不能带来真正的经济及社会效益。”郝海洋解释道,“如何实现产业化是关键,批量生产必须保证产品的一致性、覆盖性和耐久性,因此这也是整个过程中最困难的。”

  要实现产业化,还需要做大量匹配、标定以及各种工况测试,让产品不断改进升级。

  整车标定匹配,必须要经历高温、高原、高寒的“三高”环境试验。“寒区是冬天,热区和高原都在夏天,气温最高超过45℃,最低达-40℃,高原试验必须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郝海洋说,“我做好了随时出差的准备,随叫随走。”

  整年整月在外奔波,让郝海洋成了家里的“旅客”。最难排解的是对两岁女儿的思念。“每天视频聊天,听孩子叫爸爸,心都要化了。”

  

  


  “始终是要回来的”

  尽管在国外多年,陕西娃郝海洋说起话来依旧是丢不掉的纯朴乡音。“我心里一直很确定,自己只是出国看一看,始终是要回来的。”

  负笈海外,以学报国,这在郝海洋看来是水到渠成的事。“在国外做得再好,那也不是‘中国制造’。”

  郝海洋说,留学生中有一个说法,“越出国,越爱国”。出了国,才会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早已与祖国血脉相连、密不可分。

  “也许原来对于爱国的理解并不明确,而一旦走出了国门,你会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形象与国家的形象息息相关,甚至某种程度说,你就代表了中国。”

  “尽心尽力把本分的事情做到位,就是爱国。”如今,郝海洋的爱国情怀更朴素,也更实在。

  一台跨国公司的8AT在我国市场的售价几万元,而这台变速器在国外的售价仅为1500美元。这让郝海洋心痛,打破外资垄断自动变速器市场、获取巨额利润的局面,让国产汽车用上高质量、低价位的“中国造”自动变速器,是他努力的方向。

来源:陕西党建网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