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大学生“村官” > 无法寄达的家书
无法寄达的家书
时间:2019/1/23 9:29:42 

《编者按》

  孔庆海是陕西省咸阳市市委理论讲师团副团长,2014年,他爱人因肝癌去世,市委宣传部派他到长武县亭口镇二厂村担任驻村扶贫工作队长,2015年7月,兼任二厂村第一书记至今。我在进村看望他时,发现了他写给亡妻的几封信,稍作整理,取题《无法寄达的家书》。

1

  玉珍:

  你走了,我知道你是带着那么多的不舍走的,我和女儿一样舍不得你走哦。可是,你真的走了,这让我多么的痛不欲生,你知道吗?

  你走后,组织上给我重新分配了工作,叫我到长武县亭口镇二厂村担任扶贫工作队长。我明白领导的意思,是想让我换个环境,或许可以减轻些苦痛。从此,我把铺盖背到二厂村,咱咸阳的家反而成了十天半月回一趟的旅社了。

  你知道的,我从部队转业后,就没在农村工作过,事实上对农业、农村、农民根本不了解。到村里来的那天,袁书记带我到沟底的14户贫困户挨家挨户走了一遍。真没想到,全村168户人家,贫困户就有54户,其中39户贫苦户,家家有人得大骨节病,丧失了劳动力。一圈走下来,兜里装的两千六百元钱,只剩下一百块。你不会怪我的,那场景换了是你,你也会这样做。

  有个贫困户叫刘兴瑞,今年64岁了,从小得了大骨节病,身高不到1米,是个残疾人。两个小孩都是抱养的,把儿子养到26岁了,因为家里穷,没有女孩跟他,一时想不通就自杀了。说到这事时,刘兴瑞擦了一把混浊的泪,本就不高的身子似乎又缩了几分。他老婆也是残疾人,去年去世了。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老俩口儿常年看病,每星期叫人帮忙打几桶水,连菜也舍不得吃,啃干馍。我听着,看着,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我说,组织让我来,就是来帮大家脱贫的。他在:“孔队长,我就靠你了。”我说:“老刘你放心”。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几个掣肘的问题得先下手解决好,要不然,二厂村发展无望。一是和许多贫困村一样,二厂村党组织软弱涣散,多年来,发展没思路,脱贫没门路。如果再不选个好带头人,再好的政策也落不实。二是这个村产业单一,靠天吃饭,祖祖辈辈就知道种玉米,其他都不会干。三是年轻能干的都跑到外面去了,留村里的都是老的老、小的小,更重要的是得大骨节病的人不少,他们连地也种不了。

  我现在心里很急,不过你放心,我会把二厂村搞好的,也会把女儿照顾好的。

                          庆海

                 2014年6月5日

2

  玉珍:

  好长时间没给你写信了,因为一提起笔就看到你的音容笑貌、你的身影,我总是强迫自己不去想你,你别怪我哦。

  今天给你报告一个好消息,我们村养驴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咸阳乞丐酱驴的老总,他在东北有一个养驴基地,我试探着问他,二厂村能不能养驴,他不仅说可以养,还答应养的驴他全部回收。市场上肉驴紧俏,供不应求。一头驴驹五千元,半年就可出栏卖到一万三,除去成本,一头驴可净赚三四千元。一年两栏,咋着也能赚六七千元呢。

  我把这个事给马俊民部长报告后,他很支持我,还和市残联协调了15万元,加上贫困户产业到户资金,贫困户每人至少养一头驴,这样,到年底脱贫就有希望了。可是,村民都没有养驴的意识,只知道种玉米,要让村民接受养驴,真是好难。给村民做养驴思想工作那几天,我几乎天天三四点才睡觉。后来,我想,他们现在想不通,养驴分红后他们会理解的。我把乞丐酱驴公司引进二厂村,让村民放心,驴的销路不是问题。

  对了,村班子重新调整了,年富力强又愿意为民办实事的选进村班子,原来的村委会主任赵永孝被选成村支书。部里又把我任命为二厂村的第一书记兼扶贫工作队长。这样,队伍齐整了,我这个第一书记干起来也更有劲儿了。我带着村干部和贫困户代表,下山东,走辽宁。零下二十多度啊,我和大家吃方便面,住二十元一间的“大车店”。苦是苦,把174头驴驹运回二厂村时,这一切苦吃的都值得,我心里也有了梁生宝买稻种那样的喜悦。现在养的很好,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出栏了。

  另外,我已有四个月没回咸阳的家,全身心扑在村里的工作上,一天到晚地忙,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你,能少一些痛苦。

  玉珍,二厂村好日子快来了。到那一天,我去你的坟前给你当面说说。

                            庆海

            2016年9月5日

3

玉珍:

  特大好消息——今天分红了。贫困户最多的分6400元,最少的分1630元。那个残疾人刘兴瑞,让他加入养驴合作社,给他养5头驴,驴当年就下了两头小驴驹,仅养驴他就收入1万多元。他还种了4亩西瓜,加上分红收入,他不但还清了欠债,日子也过得好起来了。电视台来采访,他说:“我终于脱贫了”。他当时笑的好灿烂。

  和他一样笑的灿烂的,是那些一直生活贫困的村民。王军军也是咱村的贫困户,养驴分了三千元,在驴场打工赚了八千多元工资,地里苹果卖了六千多,夏秋两料庄稼收入五千元,一下子告别了贫困。全村54户贫困户通过养驴入股分红和在驴肉加工厂打工,全都告别了贫困。

  玉珍,我没有失言,没有让二厂村父老乡亲失望,没有让贫困户失望。就是哪天我任职期满了,回了单位,贫困户分红还在,二厂村的好日子会一直好下去。

  现在,长武县把养驴已经列入县上十三五发展规划,要建成西北最大的毛驴养殖大县。省、市领导和有关部门对养驴扶贫给予了肯定和赞誉,这让我很自豪。

  扶贫工作是一场持久战。现在的二厂村实现了水、电、路全通,村民的吃、住、行需求无忧。虽然有了起色,但每天还是只想怎样去发展,怎样把驴厂建设的更好,怎样让老百姓尽快脱贫、过上好日子。近期,我和包扶部门、镇政府领导正在研究构画蓝图,下一步打算建草场、有机肥瓜果采摘、有机蔬菜温室大棚、无公害蔬菜采摘为一体的观赏休闲农场。还要同时以文化宣传和自强理念引领村民,达到治贫治愚、扶贫扶智的目的。现在的村民和我刚来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村民开始重视自身思想认识的提升,精神面貌有了一定的改善,意识到脱贫最终还需依靠自主生产、自主发展来实现。现在村干部和贫困户的劲头都很足。我时常憧憬二厂村这个贫穷落后的村庄成为小康村的那一天,那这中间的汗水、这一路的点点滴滴,就都是我最大的财富,我觉得这样的人生很有意义。

  玉珍,不幸的是,咱老父亲也走了。当时正在建养驴场和加工厂,没有及时赶回去,没能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这成了我终生的遗憾。照顾好咱们姑娘,处理好她的婚事是你的遗愿,也是我对你的保证。让我愧疚的是,至今还没兑现这个承诺。女儿说她支持我的工作,如同天堂里的你和父亲理解我工作一样。

  部里想让我回机关,征求我的意见,可我还是决定留下来,倒不是二厂村离不开咱,是因为答应了刘兴瑞,一定要帮他修好房子,帮他建个驴舍,再养五头驴,扶他走上致富之路。咱不能说话不算数么。

  还有一个好消息,我被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省扶贫办等部门评为2016年度“全省优秀第一书记”了,高兴吗?               

                                                 庆海

2017年9月30日


4

  玉珍:

  又是一年5月18日,你离开我已经四年了。四年来,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念着你,你在天堂还好吗?

  本来我们二厂村脱贫攻坚任务已经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贫困户全部脱贫。但年初县上又做出决定,二厂村隔壁的崔家门村并入二厂村。崔家门村还有41户贫困户没有脱贫,这样二厂村又成了贫困村。崔家门村并入二厂村后,我去崔家门村入户走访了几天,发现和二厂村原来差不多。

  朋友给我说,陕西康大饲料集团要投资一个一百万羽的养鸡项目,我先后8次去公司讲二厂村的优势、贫困户的企盼。4月,公司派人来村里考察,一个投资2亿元,集鸡饲料厂、一百万羽养鸡场、有机肥全产业链、占地200亩的二厂村百万羽蛋鸡养殖产业园正式开动建设,昨天举行了隆重的奠基仪式。养鸡场建成后,220名二厂村村民能在企业工作了,每月能拿到300元工资呢。这样,崔家门村脱贫就没有问题了。

  昨天开工奠基仪式上,看到村民那充满希望和幸福的高兴劲儿,你不知道我这个第一书记心里有多么高兴。让村民过上好日子是二厂村的梦,也是我的梦,我相信实现这个梦不会远,待到园梦时我再告慰你的英灵,相信我!


  玉珍,还有两个高兴事儿要说给你;一是村里的的党支部书记赵永孝因为工作认真,已被提拔为亭口镇副镇长了。这说明咱当时选对人了。二是驴场前几天下了头小驴,我给它起名“脱脱”,与前边出生的“顺顺”和“利利”一道,加上再过几天要出生的“贫贫”,它们共同构筑起咱二厂村通过养驴“顺利脱贫”的坚实之路。

                       庆海

                         2018年5月18日

来源:傻老头工作室
】【打印】【关闭窗口
图片新闻

  • 习近平向全军老同志祝贺新春

  •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在中央党校开班

  • 习近平在京津冀三省市考察并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

  • 省纪委十三届三次全会在西安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