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国政党 > 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之后 土耳其跃跃欲试
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之后 土耳其跃跃欲试
时间:2019/1/9 10:20:18 作者:陈小茹
  已打了近8年的叙利亚战争,在2018年年底原本接近“收尾”,但因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个撤军决定,叙利亚再次被推到了大国博弈的战争前沿——土耳其已向边境地带集结近10万兵力,准备接管美军撤离后的叙利亚北部地区;美国又宣称“不会撤军”,除非土耳其放弃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打击计划;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则早早将其控制区交由叙利亚政府军接管;俄罗斯在2019年1月8日宣布,俄军事警察开始在叙利亚阿勒颇省曼比季地区与土耳其接壤的区域巡逻……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将如何在与美国合作的同时应对俄罗斯的压力?叙利亚政府真能在俄罗斯、伊朗的支持下,既抵挡土耳其的“入侵”,又真正接管叙北部地区?美国与俄罗斯将会直接赤膊上阵,还是继续打“代理人战争”?由特朗普的一个撤军决定而引发的巨大震荡,正在叙利亚升级。

  

  2018年12月14日,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电话沟通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作出了从叙利亚撤军并将后续打击“伊斯兰国”(IS)的任务交给北约盟友土耳其的决定。之后4天内,美国军政要员多面出击,试图游说特朗普改变或推迟这一决定。但12月19日,特朗普在未与国家安全团队或盟国协商的情况下,仍然对外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出全部美军。

  

  消息一出,埃尔多安对特朗普的决定大呼欢迎,并随即下令土耳其军队向土叙边境集结,准备接管叙利亚北部地区,以继续执行美国未完成的反恐任务。

  

  特朗普之所以事先给埃尔多安打电话,是因为埃尔多安2018年12月12日曾发出警告说,土耳其军队“数日内”将对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发起进攻,目标是消灭或驱逐叙利亚境内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库尔德武装。该地区由叙北部库尔德武装“库尔德民主军”控制,而这支近两万人的武装正是由美军出人、出武器亲自训练和武装起来的,也是美国目前介入叙利亚问题的最重要抓手。

  

  据称,在特朗普与埃尔多安的那番通话中,埃尔多安对特朗普说,既然打败IS是美军留在叙利亚的唯一理由,眼下99%的IS已被打败,美军为何还要留在叙利亚?剩下的1%的IS可以交给土耳其。特朗普当时就向埃尔多安保证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

  

  尽管迫于各方压力,特朗普后来同意以“合理的方式”放缓从叙利亚撤军的步伐,但他仍坚持撤军是个“正确的决定”。1月7日,特朗普发“推文”说,将更加“谨慎”地将美军从叙利亚撤出,“我们将以适当的速度离开,同时继续打击IS,并采取一切谨慎和必要的行动”。

  

  特朗普所说的“谨慎和必要行动”是什么?共和党资深议员兼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格雷厄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月6日都表示,特朗普不会从叙利亚北部撤军,除非土耳其放弃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实施打击的计划。

  

  对此,埃尔多安1月7日在《纽约时报》发文针锋相对地指出,“在库尔德武装问题上没有商量余地”。自2003年上台以来,埃尔多安一直视库尔德人问题为心头大患,而叙利亚战争给了他医治这一心病的最佳时机。

  

  库尔德人散居在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和伊朗境内,其中以土耳其南部最为集中。为了争取独立建国,库尔德人已经进行了长达百年的武装斗争。如果伊拉克、叙利亚以及土耳其的库尔德人趁叙利亚战争之机连成一片,将是土耳其不愿看到的。因而,2018年1月,土耳其军方针在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发动“橄榄枝”军事行动,一举将控制当地的“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打散。眼下,土耳其的唯一目标就是叙东北部的“库尔德民主军”。

  

  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主要有两支武装:美国人支持的“库尔德民主军”、与巴沙尔政府有合作的“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自2014年以来,美军一直通过与这两支武装的密切合作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由于这两支武装的目标都是寻求独立建国,因而都是土耳其的打击目标。去年年初“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被土军打散后,不少人逃到曼比季,混编入“库尔德民主军”。由于该武装受美国支持,土耳其只好打着清除“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的名号,行打击“库尔德民主军”之实。可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埃尔多安必须与美国展开新一轮博弈。

  

  在埃尔多安1月7日发表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他称,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是正确的,但需要与“正确的伙伴”合作来完成它的撤军计划,而土耳其是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后唯一能够维护国际社会和叙利亚人民利益的国家。文章说,“土耳其拥有北约规模第二大的常备军,是唯一有能力和意愿执行该任务的国家,也是唯一可以同时与美国和俄罗斯合作的参与方”。

  

  自从特朗普作出撤军决定,土耳其下令3个步兵师、两个装甲师、1个特种战旅、6个炮兵团及8个飞行中队,外加新编入作战序列的“叙利亚新自由军”,总计约10万兵力向土叙边界集结。自感被美国出卖又无力抵挡土军的库尔德武装,便主动向叙利亚政府抛出橄榄枝。

  

  2018年12月28日,“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呼吁,在其撤出叙北部地区后,叙利亚政府应恢复对当地的控制,并保护曼比季不受土耳其侵略。同日,叙军第1装甲师即正式进入曼比季,叙政府宣告正式接管北部库尔德人聚居区。

  

  库尔德人的撤出之举,有两个目的:其一,交出控制区以保存本武装实力,将抵挡土军的任务交给叙利亚政府军;其二,已部署到位的近10万土军兵力瞬间失去“越境入叙反恐”的理由,原定的军事打击计划要么泡汤,要么只能向叙利亚宣战,而这又不得不考虑俄罗斯方面的压力。

  

  1月8日,俄罗斯武装力量军事警察代表马马托夫表示,俄军事警察已开始在叙利亚阿勒颇省曼比季地区靠近土耳其边境的区域巡逻。马马托夫说:“在曼比季及其郊区附近的安全区巡逻,任务是保障责任区安全,监控武装团伙的位置和动向。”

  

  尽管埃尔多安坚称土耳其是唯一可同时与美国和俄罗斯合作的叙利亚问题参与方,但眼下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困境:一边是誓言要保护库尔德盟友的美国人,一边是与巴沙尔紧密合作的俄罗斯人,哪一边似乎都惹不起。或许是为了破解这一难题,埃尔多安1月7日透露,在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已经在军事上被击败,安卡拉准备提出一个由自己制订的让叙利亚局势正常化的计划。埃尔多安声称,土耳其正准备提出一项计划,“让叙利亚老百姓能有一个稳定的未来”。

  

  令人关注的是,在土耳其表示将提出自己的“叙利亚计划”之后,1月7日,埃尔多安谴责一些国家以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势力为借口“干涉叙利亚内政”,土耳其政府对此“非常关切”。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打印】【关闭窗口
图片新闻

  • 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京举行

  • 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

  • 胡和平在西安理工大学作形势与政策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