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国政党 > 朝美河内峰会:失望与希望并存
朝美河内峰会:失望与希望并存
时间:2019/3/6 10:26:25 作者:李敦球
  第二次金特会已于2月28日在河内落幕,虽然没有达成任何书面协议,但有关讨论和争论还在继续,这说明给人们带来的影响和冲击是不小的。朝美河内峰会似乎进一步暴露了朝核问题的症结所在,也充分检验了朝美双方的诚意。

  

  一、双方说法哪里不一样?特朗普28日在朝美首脑谈判结束后召开的记者会上解释朝美为何没能达成协议时表示,“大体上是,他们希望全面解除制裁,但我们不能那样做”。对此,朝方并不认可,3月1日0时15分左右,朝鲜在代表团驻地河内美利亚酒店召开记者会,朝鲜外相李勇浩主持记者会,副外相崔善姬参加。李勇浩说,朝鲜在会谈中并未要求完全解除制裁,而是提出解除部分制裁,具体包括联合国涉朝制裁11项决议中2016年至2017年通过的5项,即要求首先解除有碍民生的制裁。显然,朝方说得更具体。一位美国匿名高级官员向媒体透露,朝方的确“只是要求解除联合国安理会2016年3月以后对其实施的制裁,不包括10年前的其他制裁”。美国《时代》周刊3月1日发表题为《(美)官员称,特朗普总统夸大朝鲜在峰会上的要求》的报道。文章说:“朝方在越南峰会上提出的要求是数周以来在低级别会谈上一直想要促成的。”

  

  二、为什么没有达成书面协议?虽然众说纷纭,但事实并不复杂。其实,从2月27日至28日中午之前朝美会谈和活动都是很顺利的,气氛融洽。问题就出在双方准备签署工作团队事先拟定的《河内宣言》之时,因为美方未经事先沟通临时增加了一条朝方不能接受的条件或要求,而直接导致此轮会谈未能取得书面成果。李勇浩在记者会上说:“为了消除美方的忧虑,朝鲜有意书面保证不再进行核导试验,但美方却坚持主张除了宁边核设施之外,朝鲜还需采取其他的弃核措施。据此可知,美国尚未做好接受朝方提议的准备。”据韩联社2月28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我提出了更多要求,而金委员长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至此,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谈判双方在签署协议时,其中一方未经事先商量和沟通,临时增加条件和要求,是不符合常规和惯例的,也有些失礼。也有分析认为,在越南时间2月27日深夜和28日凌晨这个很重要的时刻,特朗普后院起火,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接受众议院听证,对特朗普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客观上干扰了特朗普的注意力,或许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三、解决朝核问题时间紧迫。从2018年元旦金正恩新年贺词开始,朝鲜就承诺放弃核导计划,此后朝鲜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核导试验,半岛也没有出现所谓的“高危震荡”,许多迹象表明朝鲜是有诚意解决问题的。考虑到特朗普与金正恩已经建立起了比较良好的互动关系,包括朝韩等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期待在特朗普现任期内解决朝核问题和朝美关系问题,或者取得实质性突破。当前的形势不容乐观,特朗普的任期已经过半,而且特朗普面临的国内政治形势非常严峻,特朗普连任下一届美国总统的梦想还存在诸多挑战。可见,解决朝核问题的时间已经比较紧迫了。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3月1日凌晨记者会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朝方提出愿在美国专家的见证下永久废弃宁边核设施,这是朝鲜史上从未有过的提议,但美方却没有接受,今后很难保证再有这样的机会。众所周知,朝核问题的当事方是朝美双方,解铃还需系铃人。历史上曾出现过几次解决朝核问题的机会,每一次机会的错失都进一步加剧了半岛危机和紧张局势,当前应该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期,如果再次错失,后果难以想象。

  

  四、未来仍然可期。尽管朝美河内峰会没有取得任何书面上的成果,但朝美双方进行了有积极意义的交流和讨论,并就无核化和朝美关系等达成了不少共识。朝美双方都不认为此次河内峰会是失败的,双方还表达了继续对话的意愿。特朗普会后多次以不同的方式肯定峰会的意义并高度赞扬同金正恩的友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2月2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希望朝美双方继续开展对话解决问题,切实尊重彼此的合理关切,继续互示诚意,中方也愿意继续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文在寅3月1日出席“三一运动”100周年纪念活动时表示:“韩国将继续与美国和朝鲜紧密沟通与合作,必将促成朝美核谈判达成一致,在此过程中我们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文在寅还说:“政府将主导构建从战争与对立走向和平与共存、从左右分野走向经济繁荣的新韩半岛体系,为实现半岛永久和平做准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韩国国防部3月3日发布消息称,韩国防长郑景斗和美国代理防长帕特里克·沙纳汉2日晚通电话,决定从今年起停止代号为“关键决断”和“鹞鹰”的韩美联合军演,以配合与朝鲜的外交努力。正如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2月28日会见朝鲜外务省副相李吉成时所说:“好事多磨,前景可期。”

  

  (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特约评论员)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