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国政党 > 普京下令停止履行《中导条约》 美俄或掀新一轮核武竞赛
普京下令停止履行《中导条约》 美俄或掀新一轮核武竞赛
时间:2019/3/6 10:29:10 作者:陈小茹
  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新闻局3月4日证实,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在有关俄停止履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与美利坚合众国关于销毁中程和中短程导弹之条约》(以下简称《中导条约》)的总统令上签字,即刻生效。这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自今年2月2日起启动退出《中导条约》之后俄方采取的应对措施。尽管普京多次表示俄罗斯无意卷入与美国的军备竞赛,但有国际分析人士指出,美俄未来一段时间内或重掀核武器竞赛,核裁军进程遭受如此挑战很可能将导致国际军控体系崩塌。

  

俄罗斯按下《中导条约》“暂停键”

  

  根据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新闻局4日发布的消息,普京在最新签署的总统令中写道:“我决定……停止履行1987年12月8日签署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与美利坚合众国关于销毁中程和中短程导弹之条约》,直到美国修正此前其违反上述条约的行为或者待条约到期失效。”

  

  对此,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4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俄方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不过是对美国决定退出该条约的回应。他表示:“(率先)退出全球安全基础性条约《中导条约》的是美国,而不是俄罗斯。俄总统签署总统令,(只是)作出对等回应。”

  

  去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单方面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理由是俄罗斯明显违反了该条约,且“美国需要发展这些武器”。今年2月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自2月2日起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除非俄方在6个月内重新“完全、可验证地”履约,否则美国将在“退约”进程期满后单方面废止该条约。对此,俄总统普京随即回应称,俄罗斯将采取对等回应措施,也将暂时退出这一条约,并强硬表示俄方就裁军问题提出的所有建议都摆在台面上且谈判大门仍然敞开,要求俄方今后不要再提议就此问题与美方举行会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随后也宣布,俄罗斯不会在谈判新的军控条约问题上再采取主动立场,将等待西方对俄方早前提出的一系列军控倡议给出答复。

  

  《中导条约》是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1987年12月8日访问华盛顿时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签署的。条约规定:美苏均不得生产、测试和部署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成为这一条约的履约方。然而,近年来,美俄不断相互指责对方履约不力或违约开发、部署新式中程导弹。去年4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上任后不断以“俄中导弹威胁”为由,游说总统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并最终于去年10月促成此事。

  

  虽然在美国宣布退约决定后,俄罗斯政府高层多次公开谴责这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核讹诈企图”,但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却认为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是“送给普京的礼物”。这是因为多年来俄罗斯国内一直认为戈尔巴乔夫当年为了寻求与美欧西方缓和关系,在《中导条约》的条款中作出了巨大让步,严重损害了后来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和利益,因而,视《中导条约》为不平等条约,正愁退出无门,而特朗普率先决定退约,无疑给了俄罗斯合理“废约”的良机。

  

欧洲军备竞赛担忧升温

  

  虽然美俄都作出了不优先部署、不首先部署或者不部署核武器的承诺,但两国正式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决定,已引发美国欧洲盟友的极大担忧。这是因为俄罗斯退约后,很可能将重新部署此前被《中导条约》明文禁止的中短程导弹,而美国的很多欧洲盟友尤其是北约成员都在其射程范围内。

  

  德国外长马斯稍早前表示,《中导条约》关系到欧洲的核心利益,德国将竭尽全力维持该条约,并游说美俄继续留在条约框架内。德国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该国处于美俄两国对抗的最前线,一旦美俄双双退出《中导条约》,过去30多年欧洲艰难维持的安全和战略平衡很可能将被打破,德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安全威胁。

  

  与德国一样,法国也一直强烈反对美俄退出《中导条约》。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表示,废除《中导条约》是“欧洲的噩梦”,呼吁美俄双方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是重新谈判协议,而不是废弃条约,警告称如果缺乏对武器的有效控制,欧洲将重新被军备竞赛所困扰。

  

  事实上,在美国启动退约程序之后,德国也已开始采取行动。据德新社2月14日报道,德国政府眼下正在考虑在本国部署更多核武器,包括中程核导弹,以应对俄罗斯的导弹威胁。未来,由美俄“废约”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可能还将在欧洲进一步发酵。

  

  对此,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3月4日警告说,如果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那俄罗斯也将部署导弹使之覆盖整个欧洲。安东诺夫当天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说:“我们非常担心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可能在欧洲部署导弹,我们将被迫部署我们的导弹予以回应,(届时)欧洲全境将被覆盖……我们应避免这一情况发生。”他同时也呼吁美俄重启两国国防部长与外交部长的“2+2”对话,为相关问题寻找出路。

  

  同一天,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贾巴罗夫也向媒体表示,俄方在停止履行《中导条约》后不打算在边境地区部署受该条约限制的导弹,但“如果欧洲部署这类导弹,我方也会立即在国内进行相同部署”。贾巴罗夫还称美国眼下比俄罗斯更需要《中导条约》,因为“现在我们不再受到任何限制”。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3月4日也表示,任何核讹诈企图都只会加剧国际紧张局势,“美国将其所有(核)武器撤回本土,那么各方都将会更加感到安宁。美国定期在北约国家举行的核打击军演首先是给其成员国带来不必要的忧虑。莫斯科希望欧洲和平、稳定,当然,我们也会与北约成员国保持对话。”梅德韦杰夫称,俄罗斯正在努力发展最为现代化的高精度武器,但这只是用来作为一种威慑力量,是俄罗斯国家安全的保障,“俄罗斯无意对任何国家发动攻击,也无意与任何人开战”。

  

国际军控体系面临风险

  

  美俄相继正式停止履行《中导条约》也已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担忧,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此前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上警告说,国际武器控制系统的关键要素正在“崩塌”,《中导条约》一旦被废止将会导致世界更加不安全、更加不稳定。

  

  古特雷斯表示:“我们不能容忍回到冷战最昏暗时期无节制的核竞赛中,希望《中导条约》各方就提出来的不同问题进行诚恳对话,避免新的核武器竞赛。”

  

  事实上,美俄近年来在核武器现代化、反导防御系统和网络战领域,早已悄然开始军备竞赛,只是因为俄方与美国的差距还不足以引发关注。但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上个月已下令研发两套新的陆基导弹发射系统,以回应美方退出《中导条约》、开发新导弹系统,预计新系统将于2020年年底完成,2021年正式启用。

  

  对此,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问题专家冯玉军指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理由表面上是俄罗斯违约,但事实上这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是冷战时期美苏双方达成的一系列军控条约和协定越来越不符合自身利益,急需作出调整。

  

  德国国际问题专家马蒂亚斯·登宾斯基也表示,美俄应该就此问题展开谈判以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这期间美欧也需要考虑俄罗斯的诉求,要以某种方式给予回应。否则一旦《中导条约》被废,欧洲就可能成为美俄中短程导弹的竞技场。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