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国政党 > “后真相”时代或将颠覆传统政治
“后真相”时代或将颠覆传统政治
时间:2019/3/7 10:13:30 作者:程亚文
  柏拉图在《理想国》一书中,有一个关于“洞穴观影”的隐喻,有个解除了桎梏、走出了洞穴、发现了外面光明世界的人,反而被错将影像当作真实东西的人们所误解并杀害了。“你所看见的不是真相,而不过是你的影子”,两千多年后,柏拉图的这句话,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了现实内涵。

 

  因为“后真相”(post-truth)已经成为最热门也是最令人担忧的词汇,它的精要被定义为“诉诸情感与个人信仰,比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一种对真相无所关心、只要情感和愿望的时代,正在大步走进人类生活,它必将改变政治的面貌,也将改变人们对政治的认知。

 

知识与权力机制的瓦解

 

  当“后真相”成为热词时,人们可能还没有意识到,“真相”是一种知识,也是一种机制。

 

  与“后真相”所指向的随意性、无确定感相比,长久以来,“现代政治”的背后哲学乃是理性主义,相信可以通过人性逐步完善达成更好的治理和社会状态。对确定性知识和价值即“真相”的追求,是以往政治的重要特征。

 

  “真相”的获得、确认和遵从,还通过一种精英治理机制来实现。在“洞穴观影”的隐喻中,看到了“外面光明的世界”的人具有辨别真假、美丑、善恶的能力,而后者则在蒙昧中不分是非善恶。精英通过对其自身的完善而引领大众走向良治,是古希腊政治哲学和中国原始儒家的共同理想。

 

  有识阶层负责生产知识和提供“真相”,民众有义务也有意愿接受他人提供的“真相”,这是过往政治的基本特征,也是形成稳定有序的政治共同体的关键。它在“现代世界”的表现形式,是在民族国家内部,达成了精英治理与民众意愿相平衡的政治契约。在民族国家的早期样态,民主并不是主要内容,民众参与政治进程的程度有限,精英阶层对国家的领导,在反映自身利益、情感需求的同时,也需要照顾到民众的意愿,而民众则尊重精英治理的现实,服从现有政治安排。

 

  今天一些“民主国家”所津津乐道的代议制民主,实际上仍然是精英阶层通过投票选举的方式,实现精英治理的政治安排。

 

  “真相”作为一种政治机制,有赖于两个方面:其一是精英治理,因为一般民众无法创造“真相”;另一个则是精英伦理,也就是通过一定的制度安排,使民众相信精英提供的“真相”是值得信赖和遵从的。

 

  传统媒体的舆论制造,就是关键性的“真相”载体。在以往世代,舆论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掌握在精英手中,而传统媒体从业者大多数也是社会精英,他们以“新闻人”的职业伦理,对新闻信息不断进行甄别、质疑、还原,由此建立起来的新闻信誉,对虚假事实起到了很强的抑制作用,也给政客以造假、煽动的方式获得政治资源设置了障碍。

 

  然而,“后真相”时代的到来,不仅颠覆了既往的政治契约和权力机制,也颠覆了以往的知识(或真相)生产机制。每个人都可以利用众多的网络平台成为“自媒体”,都是新闻的生产者和传播者。“精英新闻”向“大众新闻”的转变,“真相”由精英阶层独创变成全民共创。由此导致追随精英的权力机制和政治契约遭到颠覆。

 

  “后真相”背后的问题,其实不是“真相”的有或无,而是以往“真相”产生机制的衰落。

 

“大众政治”开启混乱时代?

 

  “后真相”时代所迎来的,乃是“大众政治”的登场。

 

  在以往的技术条件和制度安排下,无论怎样标榜“民主”,政治都是精英政治。但紧随自媒体时代而来的“后真相”时代,大众政治以前所未有的动力,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之势,将可能在本质意义上颠覆精英政治。

 

  在不可预测的“大众新闻”超越相对确定的“精英新闻”后,人们已经很难对正在发生的事件的未来场景进行准确预测。传统媒体中的“英雄”,今天往往会成为新媒体中的“倒霉蛋”,原因就是“精英新闻”时代的单一真相,已被“大众新闻”时代的多种真相所取代,传统媒体所能看到和代表的,已只是光怪陆离世界的一角。而以自媒体为代表的新媒体,已从四面八方用多种多样的感觉与意志,去反抗“精英新闻”的认知和价值,不再遵从精英的意愿和安排。

 

  通过众多网络个人平台所表达的意见,是直接的、即时的而且开始有效影响政治,它使以“选票政治”为体现的代议制民主,也进入大众民主,这将意味着什么?

 

  传统精英治理机制显然难以接受正在到来的现实。大众作为一个个的政治能动分子,看到的或关心的,可能仅仅是个体在某个瞬间的千差万别的感受、愿望,当大众政治或民主以其本原面相汹涌走来、精英政治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无数无法预知的意志在网络上不停穿梭时,政治肯定将在一定时期内,是过度而混乱的,人们以往所以为的在“民主”“专制”概念下的确定性,都在走向终结。

 

  大众政治有可能瓦解政治的两项基本功能:一是建构和维持秩序,二是设计未来。这些主要是通过确立和遵从权威形成的。大众政治时代,每个人都有能力成为政治的参与者,任何权威存在的必要受到冲击,法国启蒙哲学家卢梭所说的稳定的“公意”,也就没有了可能,对共同秩序的尊重,也非不言而喻。

 

  此外,在精英政治下,虽然会有不平等现象的发生,但精英阶层还是能够从共同体的长远来考虑问题。但大众政治如果演绎不当,法国社会学家勒庞所描述的“乌合之众”,就可能出现,在这种政治状态中,每个个体的即时感觉和意愿,都可能通过网络被放大进而影响政治决策,结果是使能够实现有效治理的政治成为不可能,也使政治共同体根本不再有动力着眼未来前景而进行政治谋划。

 

  “后真相”时代,将在欧美甚至更大范围上演更多的政治混乱,如何在新的政治现实中重建政治伦理,是这个时代对人类生活提出的新问题。

 

  (摘编自环球网 程亚文/文)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