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 安康:飞地经济让经济“飞”起来
安康:飞地经济让经济“飞”起来
时间:2019/5/14 8:34:11 作者:张权伟 王欢

      在安康,只要你出门远眺,没有哪一个角度是望不到山的。这是安康最大的优势——山清水秀,也是安康发展的阻碍之一——可供发展之地极为紧缺。   

 

      “八山一水一分田”是这里的自然条件,“限制开发的生态地区”是这里的政策限制。如何处理好经济开发和生态保护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安康实现高质量发展之路上的必答题。飞地经济,应运而生。   

 

      打破区划,限制开发下的破题之道   

 

      想要深入理解安康的飞地经济,仅仅去飞地经济园区蹲点采访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从直观感觉上,集中连片的厂房和轰鸣的机器设备,会让人误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开发区或产业园,更不能理解为什么像紫阳、宁陕这些比汉滨区还要落后的地区,会将自己辛苦找来的企业放在后者的“地盘”上?   

 

      只有深入到每一个“飞出地”背后,才能更好地了解安康发展飞地经济园区的初衷。   

 

      “三苦精神”发源地白河,有29.5万亩耕地,却被700多条沟壑分割成25万块地,支离破碎地“悬挂”在崇山峻岭之间。自然环境成为白河发展的“困局”和“硬伤”。   

 

      以山歌著称的紫阳县,同样“难寻平地”。驱车在紫阳县城,只有一条单行道路可供入城,想出城就必须环行一周,这就是紫阳“寸土寸金”的现实。恒紫飞地经济循环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詹金泉说:“如果没有‘生态飞地’的创新思路,紫阳的循环产业发展首先面临的就是难解的尴尬局面。如果为了经济发展去开山、填河取地,对于生态的破坏根本无法衡量,还要拿出每亩高达20万元的平整土地成本。”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宁陕、镇坪、岚皋3个县。现实困境倒逼出破解之道。从2013年起,安康市开始探索飞地经济发展模式。“飞地经济就是在允许开发的区域划出一块地方,提供给异地限制开发的生态地区来经营和使用。有了这块‘飞地’,异地生态地区的发展渴求得以承载和释放,环境也得到了保护。”安康市市长赵俊民说。   

 

      很快,在土地资源集中、允许开发的恒口示范区和安康高新区等地,安康市划出多个“飞入地”,然后让作为“飞出地”的5个生态县来开发和经营。    

 

      生态引领,“穷哥儿们”实现有机结合   

 

      当记者2014年第一次来到安康飞地经济园区时,这里尚无厂房和道路,绝大多数地方都被荒草覆盖。当时已在园区工作的詹金泉,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向来往的干部、企业主等解释飞地经济的概念。   

 

      2013年,当安康市委、市政府提出发展飞地经济的时候,安康市绝大多数干部群众对这个概念是陌生的。以至于记者2014年在“飞入地”恒口示范区采访时,周边有位百姓如此坦言:“飞地经济,不就是从我们恒口割一块土地给那些山区县嘛,对我们有啥好处?”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今年4月17日,当记者再一次来到飞地经济园区,看到的是干净整洁的园区环境、宽阔笔直的园区道路、集中连片的标准化厂房、忙碌有序的生产流水线和热火朝天的项目建设现场。 
  

 

      还是在恒口示范区,来自大同镇东红村的村民柯贤忠说:“之前一直在外地,早两年就想回来,但是一直没有好的工作机会。去年,我在宁陕县飞地经济产业园区的陕西线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顺利找到工作。如今我在家门口上班,方便照顾家里。” 
  

 

      得到实惠的当然不止也不应该只是“飞入地”,更应该包括“飞出地”。按照安康市委、市政府制定的相关政策,飞地经济园区企业生产经营产值和各种税收地方分享部分,前5年全部归“飞出地”享有,5年后“飞出地”与“飞入地”按7∶3比例分成共享。据统计,2018年,安康飞地经济园区实现工业总产值10.75亿元,利润1.2亿元,上缴税收1543万元。 
  

 

      数字是枯燥的,但“飞出地”百姓得到的实惠却是实实在在的。由于发展用地受限,宁陕纤纤魔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为首家落户宁陕县飞地经济园区的企业。生产线虽在园区,但公司的基地及带动的增收人群却在宁陕。公司在宁陕县建设魔芋种植基地1800亩,与7个镇村行业协会签订了鲜魔芋供销合同,吸纳120余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实现“企业+种植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的产、销、售发展模式,有力地带动了当地百姓脱贫增收。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安康市委书记郭青认为,江苏、广东这些地方的飞地经济都是以经济流向主导的发展模式,由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飞”,发展要素互补性强,比较容易形成高效的合作、协作关系。而安康的飞地经济基于贯彻生态文明理念、落实主体功能区规划,是在对生态空间有效监管与统筹的前提下,由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的“穷哥儿们”之间的有机结合,这种以生态流向引领并兼顾经济流向的发展模式,其难度比传统飞地经济模式大出许多。 
  

 

      优化功能,“穷小子”也能娶到“富家千金” 
  

 

      对像安康市这样境内多山、生态压力大、经济欠发达的地方来说,招商引资工作并不好做,尤其在吸引大企业方面,竞争力明显偏弱。“资本是趋利的,大项目、大企业理所当然会选择利润附加值高的地方落户。”安康市招商局一位负责人说,飞地经济园区的建成,某种程度上让安康招商难的情况得到缓解。安康普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项目的成功落地,便是例证。 
  

 

      过去一年来,镇坪县飞地经济园区每日都是一片繁忙景象。园区里普欣药业年产15亿袋中药配方颗粒项目的工地上脚手架林立,机器作业之声不绝于耳。该项目是镇坪县飞地园区2017年引进的,也是安康市首家单体投资过10亿元的苏陕合作项目。 
  

 

      据公司行政总监谢文强介绍,他们公司以中药配方颗粒为核心产品,投产后将产生15亿元至20亿元的销售额,意味着背后将形成几亿元的药材收购量。对中药材大县镇坪当地农民来说,这将是货真价实的收入。 
  

 

      “镇坪县处于秦巴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区,属于限制开发区。自从2013年在安康高新区有了块‘飞地’,镇坪县依托陕南秦巴山区道地中药材资源优势,先后引进了普欣药业、莲花苦荞等一大批有实力的大型企业,使生态区的发展渴求得以承载,环境也得到了保护。”镇坪县飞地办主任许勇说。 
  

 

      在江苏常州来紫阳县挂职的副县长夏志文看来,飞地经济园区仅靠安康市内区县资源的整合仍不能振翅高飞,必须借国家由东向西产业梯度转移的东风,把眼光放向全国去淘金。 
  

 

      为此,恒紫飞地经济循环产业园区从一开始就高起点规划。“为承接南方产业转移,兼顾环保,园区结合自身特点,规划了新型建材、中医药制剂、电子加工等几大片区。”詹金泉介绍,为了达到环保要求,恒口示范区还在配套中新修了一座污水处理厂。 
  

 

      作为分管安康飞地经济园区的负责人,安康市发改委副主任万冲认为,优化园区的功能定位是安康飞地经济园区发展的首要工作。 
  

 

      “未来每一个飞地经济园区可以成为相应县的对外展示窗口,将全县的招商中心、高精尖的企业放在园区,推动飞地园区从单一工业园区向集聚研发、制造、融资、信息服务等多种功能的综合性园区平台转变。通过这个平台,‘穷小子’也能娶‘富家千金’。那些经济欠发达的县区在招商引资方面也许会实现一个大的跨越。”万冲说。

来源:陕西日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