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shaanxi_dj@163.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员论坛 > 调查研究 > 正文

摘帽“四不摘” 脱贫“成色足”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指出,要保持脱贫攻坚政策稳定。过渡期内,要严格落实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的要求,主要政策措施不能急刹车,驻村工作队不能撤。

越到紧要关头,越要响鼓重锤。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综合媒体报道,看各地基层党组织在落实“四个不摘”工作要求上的积极探索。

摘帽不摘责任

锻造永不撤退的工作队

今年3月4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正式宣布阿鲁科尔沁旗退出国家级贫困旗县序列。脱贫“摘帽”后,如何巩固脱贫成果,剩余人口如何脱贫,成了当地面临的重要考验。

47岁的谢立军,在乌和日朝鲁嘎查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已整整两个年头。

“巩固脱贫攻坚所取得的成果,是我们第一书记的重要责任。全嘎查牧民132户298人,贫困户原有37户97人,目前只剩1户1人因病还未脱贫。”说话间,谢立军来到脱贫户呼呢斯图家中,详细了解他家疫情期间的生产生活情况。

前些年生活困难的呼呢斯图,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于2018年脱了贫,脱贫后他依旧享受政策,2019年还通过扶贫项目购买了5头牛。“去年盖牛棚预算7000元,谢书记帮我协调后省了近一半的钱,真是太感谢了!”呼呢斯图笑道。

在谢立军看来,只有壮大嘎查集体经济,才能让牧民们享受产业发展带来的红利。为此,去年他和嘎查“两委”成员精心制定了重点人员帮扶计划,采取“党支部+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开展绒山羊产业化养殖。

“目前我们有存栏绒山羊200多只,我们将合作社收益的40%以上用于建立防贫减贫机制支出和嘎查集体经济发展公益事业,即使将来我离开这个岗位,也能确保脱贫户不返贫。”谢立军说。

扶贫干部继续坚守岗位,保证了扶贫工作的连续性。31岁的郝西康,于去年8月担任阿鲁科尔沁旗新平村第一书记,他告诉记者,以前种玉米,辛苦一年1亩地也就收入500多元。今年打算发展50户庭院经济,改种红干椒后,预计平均每亩地能多挣1000多元。

“我们每年给予每个工作队专项经费1万元,旗直干部每人每天补贴100元,在学习生活上给予驻村干部关注关爱。”旗委组织部副部长朝伦巴根介绍,通过驻村一线更好地培养选拔干部,2019年以来,全旗扶贫一线提拔重用干部达117名。

该旗还立足村情实际,发挥党支部主体作用,利用整合资金2.48亿元,建设壮大集体经济项目70个,2019年底,每个嘎查村年集体经济收入稳定在5万元以上。同时,围绕草畜一体化等优势产业,在农村牧区领域建立党建联合体33个,打造融合党建红色风景线3条,党组织引领发展能力显著增强。

持续加力不放松 “我们丝毫不敢松懈”

陕西汉中佛坪整县脱贫摘帽后,唐碧林驻故峪沟村第一书记届满,本可以申请回派出单位工作,但他选择了留任。“一些老乡让我实在放心不下。”

杜忠勤一家已经脱贫,但是他患类风湿,老伴有精神疾患,基本上无法参加劳动。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成立后,唐碧林和村“两委”主动上门帮他们将无力耕种的两亩土地进行了长期流转,及时兑现了流转金。村扶贫互助资金协会还帮他们入股了有实力的养殖专业户。稳定收入多了一笔,脱贫状态才更稳固。

南皮县乌马营村贫困户许秀云,丈夫生前患重病花销很大,全天候的照料也让她无法工作,生活非常窘迫。当时担任驻村工作队长、第一书记的生晓光,带着工作队多次到户走访,为她争取到生态护林员公益岗位,每年增收一万元。在工作队的鼓励下,许秀云达到脱贫出列条件,进入了2019年计划脱贫名单。

“我们驻村干部要持续加力。”唐碧林说。佛坪县要求,每个县级领导确定一个村为“包抓村”,抓好这个村的脱贫攻坚各项工作;每个县委常委联系一个乡镇、街道办,抓好整个乡镇、街道办的脱贫攻坚各项工作,即“包联镇办”。

摘帽不摘政策

给脱贫群众吃下定心丸

除了院门朝南,其他西、北、东三面都盖满了房,大大小小12间,前台登记处摆着营业执照: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茶卡村玖虹家庭宾馆。

如今的“老板娘”,曾经是贫困户。以前守着薄地种点青稞油菜,勉强让4口人吃饱。几年前,茶卡村启动易地搬迁。依托新村毗邻“天空之镜”茶卡盐湖的优质旅游资源,镇上帮助龙生梅一家协调小额扶贫贷款,3年每年贷款5万元,并提供免息政策,发展家庭旅馆经营。

可一家人病的病、小的小,“政策好是好,咱只会种地,哪会开啥旅馆”,龙生梅犯愁。

在青海省委组织部统一安排下,青海省检验检疫局向茶卡村派驻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员。“蔡书记、魏书记、张书记……”龙生梅冲记者扳起手指头,三任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员的名字她都如数家珍。

“2018年4月,第一年的5万元贷款发了下来,村里帮咱在西面盖起了三间房,又是搞基建,又是做室内装修。”龙生梅说。6月底房盖好后,正值旅游旺季到来。这一年,龙生梅不仅顺利还清了贷款,还挣了近5万元钱。

也是在这一年,乌兰县完成了国家第三方评估检查,顺利摘帽。龙生梅犯了愁:会不会摘了帽就再享受不到好政策?

“摘帽不摘政策!”驻村工作队给她吃了“定心丸”。2019年,第二年的5万元贷款如期发放,驻村干部们又帮龙生梅在院里东面盖起了四间客房。

据悉,乌兰县对已脱贫人口,采取小额扶贫贷款支持、产业发展带动、扶贫基金救助等措施,增强自我发展能力;对已脱贫村,推进枸杞藜麦种植业、旅游服务业以及盐雕加工等特色产业发展。今年以来,已争取落实各类财政扶贫资金1679万元,主要用于小额扶贫贷款贴息、补齐产业发展短板等工作。

“我们坚持摘帽不摘政策,举全县之力巩固提升脱贫攻坚成果,退出贫困村生产生活条件持续改善,产业支撑带动能力不断增强,脱贫群众收入水平稳步提升。”海西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乌兰县委书记李元兴说。

“给咱的一项都不少”

“给咱的一项都不少。”孩子上学、母亲患病,脱贫后的这几年,政策不变,一家人才渡过难关。后来,想在村里谋发展,缺少本金的黄正华,又从银行申请了贴息贷款,搞起废品回收。

“全村2017年出列,政策坚决不减,要确保脱贫户能持续发展。”千金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刘昭霞说。2018年摘帽的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继续实行金融扶贫政策,符合创业条件的,小额贴息贷款额度最高可提到15万元。

“脱贫了并非一劳永逸,一旦政策脱节,很有可能导致快速返贫。”贵州兴仁市2017年摘帽,贫困发生率已降到标准线以下,其城北街道通过产业带动和务工引导,七成贫困户顺利脱贫。对于这部分群众,扶贫站负责人冉得兵可不敢懈怠,在充分落实规定政策的同时,还要想方设法出新招,巩固脱贫成果。

“在短时间内,脱贫群众的底子仍然薄弱,凭一己之力很难有大起色,扶上了马还需要再送一程。”冉得兵说,为了解决大伙资金短缺问题,街道在每个村都设了致富滚动资金。每户可获得2万元,用于发展产业或购买生产工具。资金使用1年后无息收回,再转给其他人进行循环帮扶。

“摘掉贫困县帽子,只是解决了现行标准下贫困问题,并不代表脱贫攻坚工作结束。”贵州省扶贫办副主任田志清说,将持续推进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教育医疗住房“三保障”等政策,为脱贫人口增收致富保驾护航。

摘帽不摘帮扶

吃住在村 持续落实责任

王华曾是驻村工作队的重点关照对象。2017年林西县退出国贫县,在内蒙古自治区第一个脱贫摘帽。县里摘了帽,可王华家没脱贫。

“患病10多年,每年光医药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在驻村第一书记和帮扶干部的帮助下,他免费申请到一座设施大棚,一年纯收入3万多元,还享受了健康扶贫政策,医疗费最多自付3000元。2018年11月,王华家也脱了贫。

“现在各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还是吃在村、住在村、干在村,持续落实帮扶责任。”林西县扶贫办主任赵光明说,“队伍不撤、力度不减、标准不降、干劲不松。”

城关区2016年度脱贫摘帽,强巴扎西在驻村工作队的帮扶下脱了贫。

如今,还是在工作队的帮助下,他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现在驻村干部还经常主动到家来了解情况,帮忙解决家里困难,还给我们提供免费的岗前培训。”强巴扎西说。

“每月都要监测贫困动态,持续关注脱贫户和相对困难户的经济生活状况。”城关区扶贫办主任索朗次仁介绍,要对可能存在返贫隐患的脱贫户提出切实可行的巩固措施,确保脱贫户不返贫。

摘帽不摘帮扶,扶贫干部继续坚守岗位,保持了工作的连续性和有效性。

让帮扶一直“在线”

老汪是个贫困户,家住安徽省岳西县冶溪镇白沙村。岳西本是贫困县,白沙更是贫困村。方少春2014年初来时,土路坑坑洼洼,堰塘杂草丛生,村部是个危房,村里还欠着债。

挨家挨户走访,逐条逐项核查。在方少春的带动下,白沙村的贫困户由2014年建档立卡时的236户,减少到2016年的43户,村子成功出列。2018年,岳西顺利摘帽。

村出列,县摘帽,方少春驻村任期也已到。“要回去吗?”面对派驻单位领导的询问,他的答案是:“留!”

3月底,听说汪焱坤身体不好,方少春上门得知他患癌症后,紧急联系住院。申请大病救助、农村居民低保,开发村内保洁公益岗位,进行社会募捐……“老汪家虽在2016年脱了贫,但汪焱坤这一病,家里没了顶梁柱。我们能做的,就是勤上门,帮扶好,避免出现因病返贫。”方少春说。

为调动贫困户积极性,今年村两委决定,针对村集体的金丝皇菊项目,将过去雇佣贫困户务工的形式,改为承包到户。

像方少春一样,摘掉贫困帽,不松帮扶劲的,还有王雪。这个年轻的帮扶干部,曾任主簿镇主簿村第一书记,虽因派驻期满已回原单位,但她对贫困户的帮扶,未曾间断。“王书记,我女儿工作找好了,多亏了你帮忙联系!”贫困户朱诵淦发来短信。

“虽说摘了帽,但对贫困户的帮扶不能少!”岳西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彭登科介绍,县里根据贫困对象实际情况制定了帮扶措施,还对脱贫监测户、边缘易致贫户、收入骤减支出骤增户等脱贫攻坚特殊困难群体实行叠加帮扶。

“为加大‘志智’双扶,我们还在推广扶贫夜校。”彭登科说,“包保单位驻村扶贫工作队一般利用晚上,集中组织贫困群众参加培训学习,激发脱贫的内生动力。”

摘帽不摘监管

脱了贫,监督也不能少

前不久,因为新房漏雨,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阿旺镇发罗村村民王达金把问题反映给了阿旺镇拖落村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张国院。

发罗村的事,为何是外村的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来监督?昆明市东川区按照地域相邻的原则划分片区,片区内各村监会主任异地监督,避免村内监督人情关系羁绊,确保摘帽不摘监督落到实处。

2019年9月,张国院被阿旺镇党委交流到发罗村从事监督工作。他将整个小组盖新房的村民做了逐户排查,发现5户人家新房漏水,都是村里帮建委员会找本村同一家施工队承建的。

事关群众切身利益,镇纪委收到该条问题线索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到发罗村展开调查。

先查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经过核对施工方收款单,确认村委会并未克扣资金。再看监督是否到位。“是我的疏忽,老王向我反映的时候,我正要去其他村任职,想着等回来后再找施工队处理。”面对调查组的询问,正在其他村交叉任职的原村监会主任王亚力在电话里解释。

“你和施工队的负责人是否认识?”

面对调查人员的追问,王亚力长出了口气才说:“我向组织检讨,因为我和施工队负责人认识,拉不开脸,就没及时协调解决。”

查清原因,还得及时整改。施工方立即整改,为王达金等5户农户房屋重新做防水工程。

“异地监督让村监会主任放开了手脚、减少了群众顾虑,让他们发现问题更加大胆、解决问题更有底气。”刘晓燚表示,脱贫摘帽后,监管不能摘,只有将各项惠民政策落到实处,才能进一步巩固脱贫攻坚成果。

全覆盖强监测 返贫预警更到位

任金生受伤时,山西省中阳县坡底村驻村第一书记任鹏正在山下村民家帮忙。他把任金生送到医院,当晚就和扶贫工作队开了会。“这样的情况,会让这个家庭立刻陷入贫困。”推荐、递交材料、复核,他们抓紧忙活,为任金生申请贫困户。

及时发现任金生的情况,得益于一直在村的驻村工作队。县里虽然摘了帽,但贫困户的监测没有缺位。全覆盖的驻村工作队可以快速掌握贫困户的贫困情况,实现动态调整。

为了精准监测贫困户返贫或新增贫困户情况,中阳县加强大数据平台共享,提高识别质量。“比如说易地扶贫搬迁,有的人在中阳县以外的城市有房,以往我们无法监测到。但现在打通各部门数据库后,在贫困户的精准识别、监测上,我们更有信心。”中阳县扶贫办主任曹建平说。

手机应用程序也提升了监测效率。“点开看,从全县的贫困村状况、每个村的产业,到贫困户信息、收入、新增情况,一目了然。”任鹏介绍,工作队定期走访贫困户时,还会拍照上传到数据库,方便后期跟踪,“这是手机上的‘一户一档’”。

(综合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等)


责任编辑:李晓恒

Copyright©2009-2019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党建网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号    电话:029—63905675

陕ICP备10001194号-1 技术支持:陕西党建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