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 shaanxi_dj@163.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员论坛 > 党史春秋 > 正文

开国上将9次参与阅兵,5次担任阅兵总指挥

杨成武将军与国庆大阅兵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70年的砥砺奋进,无疑是中华民族历史、世界历史上,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

随着今年国庆节日益临近,全国人民的目光齐向北京,期盼国庆庆典这一庄严时刻的到来。70周年庆典,活动异彩纷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国庆大阅兵。因为国庆阅兵既是国家综合实力的体现,也是激励国人增强自信、不断奋进的强大动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我们国家共举行了14次国庆大阅兵。1949至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共举行了11次国庆大阅兵。此后,连续24年没有举行国庆大阅兵。直到1984年,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提议,中央决定恢复国庆大阅兵,并于1984年国庆35周年时举行大型的国庆阅兵式。1999年国庆50周年和2009年国庆60周年举行了国庆大阅兵。

说到国庆大阅兵,我们不由自主地想到“开国上将”杨成武将军。他曾先后9次直接指挥或参与指挥国庆大阅兵,这在我军的高级将领中绝无仅有。

“白袍小将”英勇善战

1914年10月27日,杨成武将军出生于福建省长汀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1月参加古城、四都农民暴动,后参加闽西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杨成武将军智勇双全,能征善战,十七岁便担任团政委,以忠勇闻名于红军初期,被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赞为“白袍小将”。

在保卫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斗争中,杨成武将军身先士卒,奋勇作战,被誉为“模范团政治委员”。长征途中,他和团长带领红4团参加血战湘江、突破乌江、抢占娄山关、飞夺泸定桥、开辟雪山草地通道、突破天险腊子口等战役战斗,为党中央、中央红军胜利完成长征作出了重要贡献。

杨成武将军指挥的“飞夺泸定桥”,是他作战生涯中的成名之战。史料记载,1935年5月27日,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政治委员的杨成武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从安顺场沿大渡河西岸北上约160公里,夺取泸定桥。杨成武与团长黄开湘便率部急行,按照军委预定的时间赶到了目的地,一举攻占泸定桥,振奋了全军的士气。

杨成武将军指挥的“黄土岭大捷”是威震日军的经典之战,被击毙的阿部规秀成为我军自抗战以来击毙的日本最高军衔的军官。史料记载,1939年11月的黄土岭伏击战,时任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的杨成武将军率部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日媒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之后,杨成武将军指挥的各种战斗更是捷报频传。1940年8月起,率部参加百团大战,在涞灵战役东团堡战斗中,苦战三天三夜,全歼日军一个士官教导大队。1941年8月至10月,率部参加晋察冀军区秋季反“扫荡”作战,与兄弟部队一起粉碎日军摧毁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企图。1944年8月,任冀中军区司令员,创造性地运用地道战、地雷战、水上游击战等人民战争的战法,开创了平原游击战的新局面。1945年4月至7月底,率部进行反攻作战,连续指挥5个战役,收复12座县城。

解放战争时期,杨成武将军任冀中纵队司令员,率部参加绥远战役;1946年6月,任晋察冀野战军第3纵队司令员,1947年6月,任晋察冀野战军第二政治委员,指挥和参与指挥了大同集宁、正太、青沧、保北、清风店、石家庄等一系列重要战役。1948年7月,任华北军区第3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9月率部发起察绥战役。11月发起张家口围歼战,在友军配合下歼敌5.4万余人,被毛泽东同志称赞为“伟大胜利”。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杨成武将军任志愿军第20兵团司令员,1951年6月率部入朝参战,参与指挥“三八”线东线夏秋季防御作战,粉碎美军各种进攻,并积极开展有限目的的反击作战,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任务。

“开国上将”九次参与阅兵

新中国成立后,杨成武将军9次参与组织国庆大阅兵,这在我军和其他各国阅兵史上都是少有的。他对我军大型阅兵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共和国成立之际,杨成武将军担任开国大典阅兵指挥部副总指挥兼指挥所主任,这是新中国第一次阅兵,开创了新中国组织大型阅兵之先河。这次阅兵,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都非常重视,委任朱德总司令为阅兵司令员,聂荣臻代总参谋长任阅兵总指挥,杨成武和唐延杰、唐永健、刘仁、肖明、肖松等为副总指挥,同时,下设阅兵指挥所,杨成武将军兼指挥所主任。在前期准备工作阶段,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和任弼时等中央领导曾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负责阅兵事宜的相关同志。杨成武将军曾讲述:“接见时,他们(指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听取了聂荣臻同志有关阅兵仪式的基本设想以及我关于阅兵方案中主要内容的汇报。当时在座的中央领导人先后都讲了话,作了指示。毛泽东说,我们历来主张慎重初战,这次阅兵也是初战,开国第一次嘛,一定要搞好。”

毛主席的接见,让杨成武将军倍感鼓舞,同时也倍感压力,杨成武将军曾回忆说:“举行阅兵式对当时的我军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它显然不像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那样紧张、激烈,但是作为几百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表,要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表现出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以振奋民族精神,同样也是很不容易的。我想,对此决不能掉以轻心,丝毫也不能出问题,必须发动大家全力以赴把这项工作抓好。”“为圆满完成开国大典阅兵式这一从未有过的盛大仪式,我不仅查阅了许多有关阅兵的资料,而且四方求教,走访了当时在北京的我军高级领导人。刘伯承司令员诙谐地比喻说:马粪外面光!他认为阅兵无非就是展示一种特定内容的仪礼,一种形式。这种形式搞好了,目的也就达到了。陈毅司令员说:通过队列,把我们的军威显示出来,让中国老百姓看看,这就是新中国的军队。”

《杨成武回忆录》记载:当年7月底,受阅部队分别集结于北京市郊,开始进行训练。训练期间,阅兵司令员朱德亲临西北郊炮兵驻地视察。阅兵部队的指战员见到朱老总,都说朱总司令像个老兵,很威严又慈祥,没有架子。第二十兵团炮团参谋黄云桥告诉他们一件事,说朱总司令乘坐的是一辆吉普车,由于道路不平,车子突然熄火了。这时,参加阅兵训练的部队指战员一拥而上,推着车走,使车子又重新发动起来。

当时受阅部队的训练,是按照总参谋部和阅兵指挥所的要求,按军种划分训练场地,由各部队首长负责组织实施的。为了解情况,杨成武将军和唐延杰经常分头到现场观看。在现场,杨成武将军曾和官兵们交流对“队列”的理解。他说,队列课目难训练,也难讲解。它是一种形式,在特定时空里本身又是内容。他继续和战士们解释:军队、军队,是军都有队,都讲究队列、队形。古代讲阵法,穆桂英大破天门阵,诸葛亮熟知八卦阵,那种“阵”实际上就是变化的队列,队列的变化。孙子练兵也很重视练“队”。我们军队即使打游击战,也还是讲究“队形”的。他还鼓励战士们:我们军队在二十多年的浴血奋战中,养成一种优良作风,英雄气概,崇高品质。我们要通过我们的外形,我们的动作,我们的队列,将这种好的作风、气概和品质有形地展示出来,告诉全国和全世界人民,这就是打败国内外强大敌人的正义之师,这就是毛主席、朱总司令率领的英雄队伍,我们在开国大典中搞阅兵,其意义也就在这里。

阅兵准备工作紧张而有条不紊。临近10月1日,北京喜庆的气氛一天比一天浓厚。古老的新华门张灯结彩,红旗招展,门前欢声笑语不断。10月1日,在国歌的乐曲声中,毛泽东同志亲自升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并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之后阅兵式开始。

杨成武将军在回忆录中写道:“检阅式完毕便是分列式。于是我用电话向东三座门外的指挥分所发出相应的命令。那是最幸福的也是最紧张的时刻。党和国家领导人、各界民主人士都在注视我们,30万人民群众都在注视我们。我们将要把人民军队二十多年的战斗历程,在短暂时间内的行进中显示出来,将要把整个人民军队的风貌,通过有限的行动反映出来。”

当时的史料记载,最先通过天安门主席台前的是代表人民海军的水兵分队,他们身着崭新的水兵服,以“八一”军旗为前导,由东向西行进。当这支年轻的、英姿勃勃的队伍通过天安门主席台前时,欢呼声陡然高涨,使人想到澎湃的波涛声,这些沿海岛屿的解放者从此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保卫者。

紧接着的就是多兵种的陆军代表部队。步兵师的战士们经过千锤百炼,踏着《八路军进行曲》的节奏,雄赳赳地走过来了。在《军队进行曲》和《坦克进行曲》的伴奏声中,炮兵师、战车师的队伍也相继隆隆地开过来了。战车师包括摩托化步兵团,轻、中型坦克团各一个,这支钢铁的队伍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反攻”中建立起来的。

当战车师行进在长安街中段时,人民空军的飞机分别以三机和双机编队,一批又一批地飞经天安门广场的上空。在天安门前,天上地上,浑然一体,形成雄伟的立体武装阵容。万众仰望。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也兴奋地昂首注视祖国领空的保卫者。

机影还未完全消失,激越的《骑兵进行曲》引出了壮观的骑兵师队伍。三个骑兵团,后面还有一个挽拽野炮的炮兵营,共一千九百二十多匹战马,以六路纵队前进。各梯队装具整齐划一,军马的毛色或全红,或全白,或全黑;骑手们身着草绿色军服,握枪挎刀,威风凛凛。

“检阅式和分列式历经两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浓缩了我军以往的漫长战斗历程,也预示了未来的征途。我一分钟也未敢离开自己的指挥联络位置,而我的心神又似乎在随同分列式的队伍行进。”杨成武将军回忆说,阅兵仪式之后,欢腾的群众游行队伍通过天安门前向新的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人致意,向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致意。

开国大典上举行的第一次大阅兵,受阅部队的阅兵训练不足一个月。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受阅,奠定了新中国阅兵式的基本框架。

之后,杨成武将军又以总指挥或重要参与者的身份8次参与阅兵指挥工作,分别是1950年国庆阅兵、1953年到1959 年的国庆阅兵,其中,1954年国庆第六次阅兵、1955年国庆第七次阅兵、1956年国庆第八次阅兵、1957年国庆第九次阅兵、1958年国庆第十次阅兵,杨成武将军都是担任阅兵总指挥。1959年,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杨成武将军再次参与了国庆十周年阅兵的组织协调工作。至此,除1951年到1952年率部参加抗美援朝外,杨成武将军已经指挥或参与指挥国庆阅兵工作达9次之多。

1954年,成立5周年的新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全国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已获得初步的改善和提高,我国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的合作关系正在日益增进。1954年的国庆阅兵,时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杨成武将军担任阅兵总指挥。此次阅兵,受阅部队组成42个方(梯)队,其中38个地面方队和4个空中飞行梯队,共有10384人受阅。受阅武器装备,全部从苏联进口。阅兵历时63分钟。国庆5周年“小庆”,雷达探照灯首次亮相。骑兵部队最后一次在国庆典礼中受阅。

1955年国庆阅兵式, 受阅部队为44个方(梯)队,其中地面方队38个,空中梯队6个,受阅飞机111架。这是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后的首次阅兵。空军飞机因浓云延迟起飞,与群众游行队伍同时受阅。阅兵和群众游行以“世界和平”为主题。10时25分,分列式开始。杨成武上将乘指挥车率领受阅部队从东面进入天安门广场。紧随杨成武上将指挥车之后的第一个方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的队伍。这些学员都是经过长期革命战争的锻炼、有着丰富武装斗争经验的高级军官,大多数刚刚被授予少将军衔。当时,他们正在军事院校中钻研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现代的军事科学。

1956年国庆阅兵,受阅部队为地面方队29个。有军事院校、步兵、炮兵、坦克、机械化师、伞兵、防空高炮、海军、公安军方队等。受阅装备基本同于往年阅兵,在火炮、飞机的种类上作了一些微调。阅兵部队乘坐的汽车是第一批出厂的国产解放牌汽车。国产85毫米加农炮、122毫米榴弹炮首次受阅。恰逢滂沱大雨,原定参加阅兵式的96架飞机未能参加受阅。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庆阅兵中唯一一次雨中阅兵。毛泽东主席、朱德副主席、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和其他国家领导人员都参加了检阅了人民解放军的部队和群众游行队伍。在雨中,受阅官兵的军装湿透,精神却越发饱满,踏着水花前进。这次,在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还有应邀前来我国观礼的和正在我国访问的五十多个国家的外宾,各国驻华使节和外交官员;正帮助我国建设的苏联、各人民民主国家和其它国家的专家及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以及中央和北京市各机关、团体的负责人,共13000多人。

1957年国庆阅兵,是新中国成立后第9次国庆阅兵。就在当年1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通过了《关于裁减军队数量加强质量的决定》。军事建设的成果直观地反映在阅兵上。受阅部队34个方(梯)队,其中地面方队29个,空中梯队5个。火炮112门,各种坦克车辆266辆,飞机81架,国产伊尔-28式喷气式轰炸机、歼击机、85毫米高射炮、152毫米榴弹炮首次受阅。受阅坦克数量是新中国成立后历年阅兵中最多的一年,受阅总人数和飞机是历次阅兵中最少的一次。公安部队最后一次受阅。阅兵历时50分钟。

1958年国庆阅兵,受阅部队为35个方(梯)队,其中地面方队29个,空中梯队6个。93架飞机。其他受阅装备基本同于上年。“首都民兵师”首次出现在受阅队伍中。首次出现的女民兵方队,是新中国阅兵史上的创举。“战争气氛”很浓。三轮摩托车方队、士兵船形帽方阵最后一次出现在国庆阅兵式上。最大的特点是由工人、农民、学生组成的众多民兵方队出现在受阅队伍中。这个民兵方队由来自太行山、白洋淀等革命根据地的民兵战斗英雄组成,他们曾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用土枪、土炮打击过敌人。他们仅训练了20多天就参加了国庆阅兵。人人精神焕发,步伐整齐,全部装备着带有棱角刺刀的新式步枪。他们是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突击队,又是人民解放军强大的后备力量和助手,一旦祖国需要,亿万民兵将立即开赴前线。

……

杨成武所训练和指挥的阅兵式,多次受到苏联和美国军事专家的称赞,为人民解放军争了光,为中国人民争了光。一名美国西点军校的队列教官钦佩地说:“中国的阅兵分列式是世界一流的,我们不知道它的指挥官杨成武将军,是用什么办法把成千上万的士兵训练得如此整齐划一、规范标准,确实非常不容易,我们是望尘莫及。”

1952年8月后,杨成武将军历任华北军区参谋长,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京津卫戍区司令员,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兼北京军区司令员、京津卫戍区司令员以及防空军司令员等职,着力夯实部队建设基础,指挥部队有效抗击敌人的空中袭扰,保卫了首都和全国领空安全。1958年9月后,任常务副总参谋长、第一副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代总参谋长等职。他认真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决策指示,以军事斗争任务为牵引,注重军事工作谋划指导,先后参与组织指挥炮击金门、西藏平叛、中缅勘界警卫作战、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等重大作战行动,狠抓战备训练和民兵、边海防建设,指导开展大练兵、大比武活动,参与领导了战略导弹部队、电子对抗部队和战略导弹基地的创建工作。期间,担任援越领导小组组长和老挝工作组组长,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杨成武受林彪“四人帮”迫害,被关押、监禁长达6年半之久。1974年11月,杨成武将军重新出来工作,被任命为副总参谋长。1977年8月,当选为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担任中央军委委员,10月兼任福州军区司令员。他在参与领导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长期实践中,做了许多开创性工作,展示了宽广的战略视野和杰出的军事才能。

“共产党人”永葆本色

杨成武将军的一生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数十年如一日,体现了老党员、老红军、老革命的优良作风和高尚品德。

他立场坚定,追求真理,敢于同各种反动势力和错误倾向作斗争。杨成武将军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铸就了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在“文革”期间,林彪一伙罗织罪名,以所谓的“杨、余、傅事件”将杨成武同志打倒,并把他全家关进了监狱。杨成武同志不畏权势,不为利惑,坚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与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进行坚决的斗争。

他淡泊名利,谦虚谨慎,功高不自傲,位显不自居,名重不自恃。杨成武将军功勋卓著,资深望重,但他始终把自己摆在普通一兵的位置上。多年的革命工作中,他不计名利,不计个人得失,对个人的进退去留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进步心和自律心,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思想觉悟。他自我要求严格,克勤克俭,从不搞特殊,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对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要求严格。

他作风民主,恪尽职守,善于把大家的智慧集中起来,形成合力。杨成武将军在主持天津防空司令部、京津卫戍区防空司令部、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等单位工作时,充分发扬民主,积极听取各方面意见,特别是注意听取不同意见,主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注重发挥班子的积极性、创造性,把大家的智慧集中起来,形成合力;在担任副总参谋长、常务副总参谋长、第一副总参谋长、军委副秘书长等副职时,善于领会和贯彻主官的意图,创造性地把自己分管的工作做好,同时,积极出主意、想办法、提建议,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他作风扎实,求真务实,倡导并身体力行“心到、眼到、脚到、手到、口到”的工作作风。杨成武将军不满足于看材料、听汇报,经常深入基层、深入一线,与战士同吃同住同训练,把准确掌握第一手情况作为谋划全局、指导工作的重要依据。任常务副总参谋长时,他带头响应党中央号召下连当兵,发表了署名文章《下连当兵好》。

杨成武将军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党和人民无私奉献的一生,他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建立的卓越功勋和不朽业绩,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缅怀。


责任编辑:姚远

Copyright©2009-2019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党建网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号    电话:029—63905675

陕ICP备10001194号-1 技术支持:陕西党建云平台